某某电气官方网站欢迎你!
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0-66883179
地址:广州市北关正街天宝安远国际58室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四类 >
极品小王妃 生态文明建设的福建试验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8-02-08

福建省福鼎市磻溪镇桑园水库附近的茶园景色。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摄

  福建,多山,多水,多绿,森林覆盖率多年居全国第一;至2015年底,连续37年水、空气、生态环境全优。

  生态佳,不等于发展佳。2016年8月,中办国办印发《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(福建)实施方案》,要求推动一些难度较大、确需先行探索的重点改革任务在福建先行先试,发挥福建改革“试验田”作用,探索可复制、可推广的有效模式,引领带动全国生态文明体制改革。

  戴上了“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”的“帽子”,帽新面子亮,但如何“形象一新”?怎样把看不见的“无价”变成实打实的“有价”?

  福建生态文明试验的脚步其实早已迈出。2014年,福建始创“生态文明示范区”和推行“绿色GDP”体系——对全省85个县市区按照国土功能区划,34个县取消GDP考核,取而代之以水质水量、大气质量、污染物排放控制等为主要内容、具有实践操作意义的考核标准。

  考题变了,解答自选;路径千条,改革为大——“有价”之后,如何让原本“吃力不讨好”的治污成为市场的“新宠”?如何让“只见芝麻难见西瓜”的远期效益尽快“变现”?如何让加重负担的环保投入转而变身赢取竞争优势的“制胜利器”?如何让“孤军奋战”的环保监督迎来“八方呼应”的新局?

  记者数下八闽,“问”绿福建。  

  治污有价——

  探索市场化机制保护环境

  治污难,一难在技术和投入,67.220.92.14,二难在只见生态效益不见市场利益。一定如此吗?

  南平市炉下镇和太平镇的前世今生令人瞠目:昨日,污水横流、臭气熏天;今天,绿树葱茏,溪水清冽。

  正大欧瑞信公司董事长李建飞来此之前,已经有两家公司来过这里,目标都是治理生猪养殖污染,但均铩羽而归。南坪溪和杜溪分穿炉下和太平,流入福建最大水电——水口水电,其下游即是闽江,福建的母亲河。

  此地安置了大量库区移民,直至本世纪初,整个南平市延平区依旧将养猪作为移民致富项目,炉下、太平两镇发展尤其快,几乎家家有猪场、户户上规模,外界戏称为“最大的母猪基地”。

  结果,富是富了,环境被严重破坏,两溪注入的长万水库,闫博雅,被戏称为“最大的天然化粪池”。

  两个“最”,宠物小精灵dp177,成了多届南平市负责人的心病。

  李建飞曾多年从事生物菌种引进研究和市场推广,并在全国多地有过生物治污的尝试,得到农业部、中科院等机构的认可。

  这一次吸引他的,是当地对前两家企业失败的反思:“技术各有长处,关键你得让我能赚到钱。”

  据测算,一头生猪污染处理成本约200元,农户各自治理不现实也不经济。之前两家公司用政府的补贴帮政府做,好做则做,难做则撤。怎样才能让治污变成政府、农户、公司三方都得利的事呢?

  2014年,福建省首个第三方治污模式在南平亮相:当地政府按养殖场面积向养猪户每平方米每月收费2元,一年24元中,19元交公司购买治污服务,5元留底作监督保障;公司用这笔钱投入管网、设备建设。

  “我们沿溪逐级建了二三十个小型集中污水处理点,既节约逐户收集的成本,给未来的自己杨宗纬,又避免二次污染,还发挥生物菌的高效处理能力。用技术与工艺优势,换出了成本空间。”李建飞说。

  几轮清理后,符合标准的农户只要交一点费用,就不用操心污染。更有价值的是,政府不必再天天盯着千百家养猪户,只要盯住公司一家,达标则奖、未达则罚;不养猪的农户,则可以在生态农业园就业,收入也有保障。

  当了多年“化粪池”的长万水库,终于碧波轻漾。去年底,绝世宠妃:胖妹变凤凰,南平第三方治污模式被福建省政府认可并发文在全省推广。

  但是,假如没有技术和工艺优势,还能搞第三方市场化吗?

  龙岩是座资源型城市,煤炭等14种矿产资源量居全省第一。距市区仅5公里多的红石山上,就有3个中型煤矿和200多个无证小煤矿,以及伴此而生的小冶炼、小铸造等“五小”企业。开采挖掘几十年,红石山遍体鳞伤,处处塌陷。既是生态恶地,又是地质灾害险地。

  2008年,新罗区政府下决心关停红石山上所有企业,进行生态修复,显然,这是一场工程浩大、耗资甚巨的工程。请进过一家企业,仅前期勘测、调查就花了1亿多元,再也干不下去了。

  林文出场了。林文,当地一家规模靠前的民营煤企经营者,拉着当地一家水泥民企一起接盘。

  林文说:“原因也简单,潜脑音乐免费下载,一是自身转型需要;二是懂开矿,了解治理技术和难点;第三点最重要,地方政府支持。”当地不仅同意股权全部转让,而且优惠条件和治理标准不变——全面完成3513亩“伤地”生态治理,中国剪报,其中1150亩可用于地产开发。

  这样的支持,成为红石山成功修复的关键。由于一度资金周转困难,林文甚至有了“跑路”的想法——修复塌陷和关停“五小”所需的资金量太大,为能确保准确无误修复,他们在全省首次采用了原本用于找矿的“超声波物探”技术,探测可达地下150米;有土层宜绿的地方全部绿化;下陷区域则修成人工湖。

  今日红石山,农家乐小老板61,焕然变新城。学校、医院、社区一应俱全,绿化率70%以上。“截至目前,修复投入已耗资6.8亿元,所有‘五小’均顺利关停。”林文告诉记者,“这期间当地政府从未给我们断过已修复土地挂牌转让后的资金供给。”

  物质是一种财富,生态也是一种财富;经济发展,离不开市场的力量;生态文明建设同样也离不开市场的力量。这是第一个答案。

  “绿”能生金——

  化生态优势为发展优势

  种树人称种树是“种银行”。“绿色银行”好是好,却只“存”难“取”。可非得直接取吗?

  山多、树多,生态好,纠结也不少。

  杨立忠是武夷山市林业局局长。福建获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后,武夷山成为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域。杨立忠的任务就是确保九曲溪上游流域生态环境,用10到15年时间开展“青山赎买”,收储6.6万亩人工商品林,将其改为生态林。

  武夷山,福建标志性符号之一,景秀,茶香。武夷岩茶名闻四海,前些年茶好价高,有人便毁林种茶,导致水土流失。以往无论下多大雨都一水清清的九曲溪,时见混浊。

  要美景还是要富裕?要生态还是要发展?武夷山的两难选择,也是整个福建的两难选择。

  家在九曲溪上游星村镇黄林村、办茶厂已10年的孙硷有发现:制出的茶质量越来越参差不齐。“其实就是生态的问题。生态好的地方,茶品有保障;不好的地方,施肥用药就多,再好的品种也没用。”

  道理明白了,决心就好下。2008年,武夷山开始全面禁伐各类林木;2011年,不再批建新茶园;至2015年,除了国家和省级生态公益林外,武夷山市还在全省第一个给自己增划了20.2万亩市级生态林,对群众的补贴标准不变。后来又再加6.6万亩,市财政每年掏2000万元,收储标准是每亩2200元,去年一年就收储2100多亩。

  显然不够快,但“碗”就这么大,怎么才能让“饭”装得更多呢?

  今年杨立忠设计了一个新方案:由“赎”改“租”。“同样的钱可以办更多的事,而且延续林改成果——产权不变、贷款继续,还能让林农兼职管护,既提高生态维护能力,又额外增加收入。”

  这样一来,花钱是不是更多呢?“只多花一点,但可以为我们赢来更大的效益。”武夷山市常务副市长谢金润另有一套“发展公式”——今年7月6日,进出口银行福建省分行与他们签订了一份授信合同,以武夷山生态文明品牌这个无形资产为抵押,授信金额200亿元!“这种投资与授信,目前越来越多。”

  “在市场经济中,生态的效益其实并非摸不着、看不见。”张长发是南平市发改委副主任,他也曾因生态问题纠结过:南平是福建老工业城市,曾雄居全省发展前列,自从成为生态文明示范区后,GDP便一直垫底。

  可也就从这一年起,南平却越发坚决地停批引进所有矿业开发、高耗木材加工、污染工业等项目,累计关停企业600多家。

  “这账还有另一种算法。”张长发告诉记者,正因示范区建设,南平先后获得“绿色示范城市”“低碳城市试点”“GEP(生态系统生产总值)试点”等多个国家级金字招牌,如今每年仅因此而获得的国家财政、基金支持就超过8亿元,占本级财政10%以上。

  “百姓富、生态美”,除了“变现”为发展驱动,能不能更直接地“变现”为群众致富呢?

  河田鸡是长汀县名声在外的特产,可惜受“山寨”和假冒伪劣冲击,一边名声很大,一边却难以形成致富产业。眼下,这道难题终被电商破解。向生态要效益,其中最直接的一条路就是发展生态、高效农业。有特色产品、有丰沛劳动力、有生态修复驱动,唯一短板就是“卖难”。

  从5年前探索生态文明建设开始,长汀便着手发展农村电商产业,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;与阿里巴巴合作,成为阿里巴巴村淘项目在福建设立的第二个试点县。去年7月,长汀获评福建唯一“全国农村淘宝最具潜力示范县”。

  “统一收购、全程冷链,每只鸡身上都有二维码,记载生产、加工、物流等信息。”长汀籍作家北村去年回乡当了电商。通过电商平台,河田鸡去年销售量百万羽以上,占出栏量近1/3!其实,何止一只鸡,有了电商这个法宝,远山中的生态效益,正在成为长汀农民的致富新路。

  生态是无价的,也是有价的。改革和创新,就是要学会把无价转化为有价。这是第二个答案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广州某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

联系方式:020-66883179

地址:广州市北关正街天宝安远国际58室

备案号:粤ICP备12345678号 技术支持:织梦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