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某电气官方网站欢迎你!
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0-66883179
地址:广州市北关正街天宝安远国际58室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三类 >
劫后余生 P2P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8-04-10

上海证券大厦,位于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,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的高档写字楼,集中了上海交易所、多家券商和金融财富管理及投资公司。

“这里26楼有财富猫这个公司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实鑫集团呢?”

“也没有。”

根据官网公开材料,财富猫是一家专注于汽车金融的互联网理财平台。公司地址,就是上文所提“上海浦东新区浦东南路528号上海证券大厦北塔26”。在网贷之家最新问题平台的名单中,显示该平台在5月份停业。其所属的“实鑫集团”,陈美诗演过的电视剧,电话号码也提示“空号”。

像这样停业的平台,仅5月份,就超过52家,跑路、提现困难的问题平台19家,另有4家转做其他行业,已与P2P无关。

2016年8月24日,银监会等多部委发布了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,明确了P2P行业信息中介的地位,银行托管资金、网络借贷限额、负面清单等细则,并给予所有平台一年的过渡期。这是2015年12月28日银监会发布的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(征求意见稿)(下称《征求意见稿》)的细化和确定,也是2016年4月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的“行动纲领”。

到今年8月,过渡期即将结束,无法做到监管要求的平台,开始纷纷退场。

“距离整改期结束还剩4个月时间,此时跳出来或许还可以找到不错的职位。等到整改期结束,或平台出了问题,再想找到好工作就难了。”一位已经离职的平台公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。据该媒体称,她此前所在的平台,在过去几个月中进行了裁员,并且对活动预算进行大幅压缩。

同样诉说着P2P 行业波折的,还有写字楼。

2016年一季度,那些曾经被P2P平台大规模高租金包揽的高端写字楼,迅速换了主人。

“2015年,众多的P2P企业选择在陆家嘴板块作为自己的办公地点,导致陆家嘴写字楼的空置率跌到1%以下,但2016年一季度以后,整个写字楼市场就呈现出缺乏活力的状态,包括华东区域的二三线城市,在我们跟踪的过程中,都出现了这样的局面。”世邦魏理仕华东区研究部主管陆燕在接受《》采访时称。“2015年以前进入高档写字楼的P2P公司,基本上到现在为止都被调换出去,陈美诗演过的电视剧,留下的很多是大规模的、正规的企业,而不是那时候看到的在街上拉人、散发广告的公司。”

对于目前仍然活跃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很多公司来讲,类似于“虽然多了很多繁琐,但对行业是一件好事”,陈美诗演过的电视剧,“结束了鱼龙混杂的局面,劣币被良币驱逐”,“真正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”这样的正面积极的想法,陈美诗演过的电视剧,是他们对外界表达的普遍态度。

大清洗

根据2015年12月28日银监会发布的《征求意见稿》,网络借贷是指个体和个体之间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的直接借贷,这种个人对个人的网络借贷模式,就是此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掀起巨浪的,人们常说的P2P。

2015年以前的两年,P2P都是一个以极快速度吸引投资者和参与者的行业,小投入,高收益。短短两年的时间内,P2P业务的平台参与者持续涌入,也持续退出。

“有相当比例的平台寿命不超过1年。”业内普遍的观点是,如果这个平台超过两年,才算是一个基本稳定的必要条件,当然,一定不是充分条件。

“一般P2P这样的企业,在租写字楼的时候,会与其他的公司不同,他们往往给出的租金比较高,但租约比较短。一般公司跟写字楼业主签约的时间是三年,但P2P公司一般是两年。” 陆燕说。

原本就是一个行业在初期热度越高,就越容易鱼龙混杂。P2P成了一个筐,非法集资、高息贷款等非法内核披上这件新外衣,逐渐让这个行业变了味儿,监管层也开始不断提示风险。

直到2015年年底,e租宝、泛亚等一批公司出事,警方介入,舆论对P2P的质疑声达到了高峰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平台负责人坦言,“实际上e租宝、泛亚等很多出事的平台严格来讲根本不是P2P,但因为那时候人们对P2P的评价开始随着跑路等问题的出现变得负面,所以全部把互联网金融的这些问题平台归结为P2P,让本来就风险开始集中爆发的行业持续暴雷。”

盈灿咨询的统计显示,2015年全年问题平台达到896家,是2014年的3.26倍,其中以6、7、12月问题平台数目最多,这3个月份的问题平台数目总数就超过了2014年全年问题平台数目。

2016年4月6日,上海,身穿陆家嘴综合管理制服的人员在中晋3楼办公室内看守。当日,中晋资产因在经营过程中涉嫌违法犯罪而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。

于是就有了前文所提,银监会针对网贷行业,加紧出台了监管新规的《征求意见稿》,2015年12月28日,这份《征求意见稿》面世。虽然这份意见稿已经让业界确定“过冬”,但2016年8月正式新规发布后,仍然引起业内惊恐一片。

其中,最意外的是对网贷限额的规定:“同一借款人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元,同一个企业组织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;同一借款人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,同一个企业组织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500万元。”

此外还包括不得自身融资、代售金融产品等十三项“负面清单”,以及资金必须通过银行存管。

虽然各家机构统计的数字不完全一致,但是从问题平台的数目变化,大致可以看出监管新规出台后对行业影响的趋势。

“问题平台”主要包括提现困难、停业、跑路、经侦介入等类型,根据统计数据,从2007年至2017年5月,累计问题平台数量近6000家,其中2015年以后超过3000家。

这类平台在2016年加速爆发,其中,2016年全年问题平台数量1843个,相比2015年1206个大幅增加。

网贷之家发布的《停业及问题P2P报告》中称,2016年停业及问题平台主要发生在18月,原因在于监管《征求意见稿》发布和次年4月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对于不合规的平台形成巨大的冲击,表现为1月、5月、6月、7月、8月停业及问题平台集中爆发,这5个月单月爆发的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均超过150家,总和949家,占2016年全年累计数量的比例为54.51%。

去P2P

经过一阵大清洗,更多留下的平台,不愿再与P2P沾上关系,“去P2P化”,成为大家摆脱行业负面形象的普遍方法。

理财平台、金融服务集团等等,“业内部分知名平台‘品牌升级’,转型综合金融控股集团,具体表现为对小贷、基金代销、保险代销等牌照的追逐,对新技术如智能投顾、反欺诈的投入以及对外合并控股的增多等等。据零壹研究院数据中心不完全统计,业内至少已有7家平台宣布集团化转型。”《2016P2P网贷年度报告》中称。

“P2P本身是一种交易模式,只要还用这种模式,就无法完全摆脱P2P的痕迹。”此前做P2P多年的平台“人人贷”,在2015年底也宣布转型为财富管理平台。其联合创始人杨一夫坦言,如今的理财端客户,虽然也有自己的途径拓展,但仍有很大部分是从网贷平台用户转化而来。

对于现有的绝大部分平台来讲,监管的整治和规范可能会带来更多的“麻烦”,比如,不得不按照监管的规则整改,把不合规的业务砍掉,并谋求转型;再比如,不得不跟银行合作,但银行存管要求繁多,除了股东背景、注册资本、资产规模、业务模式、资产质量、风控水平等门槛,“银行存管价格不菲,一般每年动辄百万元,乃至千万元”,有相关机构发布报告称。以至于目前正式上线银行直接存管的平台比例,不超过20%。

原本盈利就很不易的平台,在只能做小额业务,不能有自己的资金池,运营成本上升后,要“赚钱”难度更大。“今年的监管成本比往年要多支出3000万4000万元”,一家中型网贷平台高管对媒体透露。

要求多、成本高、难度大,是众多平台心生退意的理由。他们平静退出,从此不再蹚入P2P的“江湖”。

有机构将这种退出称为“良性退出”,“不少平台无法满足监管层的要求,在政策压力加大的背景下,权衡营业状况后,选择主动清盘停止营业,由于这部分平台待收较小,容易完成清算,而主动停业或许是平台良好退出的不错选择。”

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,2016年停业平台1242家,而这一数据在2015年为352家。停业、转型类型的平台数量占比增长分别为66.11%、1.61%,而2015年停业、转型类型平台数量占比分别为32.30%、0.08%。

选择退出的不仅仅是小平台,也包括部分上市公司旗下的企业。

数据称,截至4月,退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上市公司多达8家,分别是益民集团、东方金钰、*ST匹凸、高鸿股份、盛达矿业、天源迪科、新纶科技和冠城大通。

还有一些虽然尚未退出,但却亏损严重。

据媒体报道,熊猫金库是上市公司熊猫金控在网贷领域的两大布局之一,在2016年3月上线,截止到2016年年末,累计注册人数超73万,全年平台成交量约50亿元,亏损约为968万元。上市公司诺德股份在2016年扣非净利润约为374万元,但旗下的壹佰金融亏损约1212万元,且运营近两年成交额不足37亿元。

才刚刚开始

在火热时期杀入的不仅仅是上市公司。看到互联网金融风口,多类实力机构杀入网贷行业,有国资系,也有银行系。

他们的最大优势,就是能够给予投资者“安全感”。

“主要的优势来自于大公司对风险控制非常关注,会做得很稳健,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恶性事件,这可能更让用户放心。但目前来看,除了陆金所被业内普遍认可,自己本身做的不错,股东的积累,数据等对平台发展帮助比较大以外,其他的公司在股东背景和业务好坏与否之间并没有看到必然的联系。”杨一夫说。

“最终还是看平台的能力,因为毕竟P2P的资金成本很高,面临着一些监管上的要求,也要付出一些操作成本。作为一般投资者,在很难判断一个公司的投资能力时,只有关注是不是有实力强的大股东,因为这会增加平台的稳定性,但长期来看,平台本身的实力才能够持久的发展。”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首席风险官成少勇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。他所在的小赢理财背后并没有国资或金融机构的大股东,于是他们选择了另一种让投资者觉得“安心”的形式,大部分业务都跟保险公司合作,一旦逾期或违约,保险公司就会赔付。

这是业内很大部分没有“重量级背景”的平台,陆续都选择的“定心丸”。

据媒体报道,截止到2017年3月底,陈美诗演过的电视剧,网贷平台合作的保险种类多达16个,包括个人账户资金安全险、人身意外险、抵押物财产险、履约保证保险、信贷审核责任保险等。

但对于投资人来讲,真正有用的是履约保证险,即当借款人出现逾期等未能正常履约的情况时,由保险公司赔付,陈美诗演过的电视剧,保障出借人的资金安全。而据相关统计,截止到3月底,包括还未上线但已经完成和保险公司进行履约险合作的P2P平台只有27家,而这个数量仅占到整个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1.2%。

但是“定心丸”只能给投资者吃,要在日益严苛的监管环境下持续发展,需要清晰明确的盈利模式。

“目前从行业来看,可能只有10%左右的平台有自己的盈利模式,能够实现持续盈利。”业内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负责人称。

从市场需求来看,监管明确后,此前退出的投资者,可能会再次回来,已经不断扩大的市场需求,可能会进一步加速。

零壹报告称,截至2016年年末,全国P2P借贷行业累计交易额保守估计约为3.36万亿元,其中2016年交易额接近2万亿元,为19544亿元,同比增幅为100.4%;P2P行业成交额年交易额仍在快速增长,预计2017年交易额有望达到4万亿元。

这就意味着,未来会有更多的机会,留给更少的平台。

“未来三年这个市场将出现更大的变化。”成少勇说,“现在排名在前面的一些平台,亏损得很厉害,也没有找到明确的盈利模式,如果还是一味的烧钱扩大客户量,风控水平上不去,很快会在两三年内走向终结。当然有可能不会彻底的消失,陈美诗演过的电视剧,一些会被合并,一些会被收购,以各种形式慢慢退出去。”

杨一夫也认为未来三年,是非常重要的时间点。由于限额,各家平台已经开始向消费金融、供应链金融、企业贷、车贷等方向转型。“一个成熟的市场,行业第一占据市场份额大约比例在12%15%。现在看来虽然每个细分市场的情况不太一样,但远远没有形成这样的局面。以我们所在的一般性消费信贷领域为例,第一的份额还不到5%,所以才刚刚开始,距离一个稳定的市场格局还有很多变数。”

资本的故事

虽然网贷行业要做好仅靠资本无法实现,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,资本仍然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。而目前进入行业的资本,已经不再像最初一样盲目。

零壹报告称,从风险资本对P2P网贷的投入力度看,2016年网贷行业投融资事件明显减少,但投资规模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。核心逻辑是,目前运营良好的平台已所剩不多,A轮及以前的融资明显减少,而B轮以上的大额融资有所增长。据其数据中心统计,2016年P2P网贷行业的投融资事件共计92起,融资金额共计193亿元;发生过35起B轮及以后轮次融资,相应融资额134亿元,占到行业总额的70%。

部分平台已经融到C轮资金。盈灿咨询数据称,截至2017年4月,陈美诗演过的电视剧,获得C轮融资的P2P网贷平台仅13家,总融资金额约57亿元,其中包括拍拍贷、微贷网等平台。

2015年12月18日,宜人贷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 ,2017年4月28日,另一家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信而富在同样地点登陆资本市场。

“上市公司系”P2P平台理想宝近期有消息传出,其在香港上市的准备工作已接近完成。此外,一直被业内普遍认可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巨头平安陆金所的上市计划,也一直被期待。在披露2016年年报情况时,陆金所联席董事长兼CEO计葵生曾对媒体表示,陆金所的确在准备上市计划,目标也有可能是H股,但具体时间表待定。

被资本市场认可,不仅仅是已经经历过诸多波折且存留下来的企业的希望,也是P2P行业未来的希望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广州某某电气设备有限公司

联系方式:020-66883179

地址:广州市北关正街天宝安远国际58室

备案号:粤ICP备12345678号 技术支持:织梦58